关闭

举报

  • 提交
    首页 > 新闻焦点 > 正文

    天津人老杜“疯”起来真是九头牛也拉不住

    信息发布者:洞庭芙蓉
    2019-06-25 11:08:37    浏览:10    回复:0    点赞:0
    辞掉年薪40万的房地产工作,一心扑在岳阳的文艺事业上
    天津人老杜“疯”起来真是九头牛也拉不住
    责任编辑:当代商报  卢兰荣
    岳阳晚报 (仇玉姣 见习记者 刘勇 实习生 尹沛)



    一套中式唐装着身,吹拉弹唱样样都行。说起杜承刚这个名字,很多人还不太熟悉,但你肯定在岳阳这座草根文化“熠熠生辉”的城市舞台上看过他导演的“大湖情美”系列文艺活动,见过他的主持,欣赏过他的快板,听过他写的歌曲,被他字正腔圆的北方官话折服,心里忍不住说一句,“哟,这有个普通话说得这么溜的北方人。”
    当你站在台下,以为他要表演相声的时候,他成了歌手;在你认为他是演员的时候,其实他是导演。从作曲写歌,到出书编剧,岳阳的各类文艺活动现场总是能看见他。他就是老杜——杜承刚。
    从小爱好诗酒茶,听从父愿学建筑
    走进老杜的工作室,一架电子琴最先出现在眼前,琴架上一张白纸间用水笔写了一段最近他正在着手创作的曲谱《把酒再倒满》。房间的书架上,一排《老杜说三国》整齐摆放着。“很多人看了影视剧,被里面的豪情壮志感染,但其实历史的真相远比电视上的残酷许多。”老杜说,这是自己看了20多遍罗贯中写的《三国演义》后,结合《三国志》、《汉晋春秋》等史书,花了六个月时间写出来的,希望更多人了解到这段波澜壮阔的历史的真相。
    老杜一家人都和艺术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父亲杜浚手风琴拉得极好,母亲李虹在水墨画和剪纸方面颇有造诣,五叔杜滨曾任河北省歌舞团团长,姑姑杜蓉是天津音乐学院声乐教授,堂妹杜薇更是了不起,曾是著名导演冯小刚执导的几部电影的音乐主创,并凭借冯导的电影《我不是潘金莲》荣获2017年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原创电影音乐提名,还担任过新版电视剧《红楼梦》全部音乐创作和制作,后来接受老杜的邀请,做大湖情美系列活动的音乐总监,确保艺术质量。
    在家庭的耳濡目染下,老杜从小就爱上音乐课。那个年代,是美学教育匮乏的年代,也是对音乐艺术嗤之以鼻的时代,一个班到了音乐课,大部分的孩子就都跑了。有一天,音乐老师看着空荡荡的教室,直接带着他和另外几个同学去了琴房,对他们说:既然其他人都不听我的课,那我就把我的本领都传授给你们吧。在这位老师一对一的指导下,老杜学会了作曲、弹电子琴、打架子鼓……完成了人生的第一次艺术启蒙。
    到了高考填报志愿,老杜想报考中央戏剧学院,一家人都极为不看好。母亲叹气,“长相不好看,不适合当演员。”父亲摇头,“丑角混不出头,以后怕是吃饭都难保。”老杜听了,再三思考后还是填报了天津城建学院,毕业后进入了房地产行业,一干就是二十多年,先后取得土木工程专业二级建造师和高级工程师等资格,成为行业精英。2013年8月老杜被地产公司派往岳阳,才来几个月,就决定留下来。老杜说,“岳阳的漫生活有人情味。”
    辞职南下搞文艺,老婆虽难无所惧
    2018年2月,老杜已经在岳阳待了5个年头,被某地产公司以40万年薪聘回了天津,离开了岳阳。但工作半年,他发现自己很难适应天津的城市生活,高楼大厦总是少了一丝生活的气息。一个念头让他决定回到岳阳干自己最想干、最想做的文艺事业,进行跨界转型。
    “岳阳的文化底蕴深厚,这里有舜帝、二妃、屈原、柳毅、西施、周瑜、杜甫……但我在岳阳工作的这几年,每一次天津的朋友都兴致勃勃地来,但又失望而归,因为他们只知道岳阳楼,看了楼都不知要去哪里。那时候我气得直接把车交给给他们,让他们自己驾车倒君山岛、平江石牛寨、张谷英、相思山等旅游景点去看看。”老杜说,一想到岳阳的文化和旅游推广,还需要众多文化人的努力,他就激动难抑,希望能为此出一份力,发挥自己的能量。
     “岳阳民间艺术工作者的热情很高昂,走在路上的普通群众都能给你唱上几首洞庭的民歌。”老杜说,自己这几年被岳阳的人情感染,愿意全心全意去搭建一个百姓的舞台,歌颂岳阳的山,唱出洞庭湖岸的人文、历史,让大家都知道岳阳还有其它靓丽的面貌。
    排节目、筹资金、找演员,连续三个月工作,老杜没日没夜忙活,终于推出了大湖情美系列活动第一期。舞台上,旗袍、变脸、民间歌手、相声等多种艺术形式轮番上阵展演,几百位演艺人员都是非专业的岳阳普通百姓。活动结束后反响热烈,岳阳的主流媒体争相报道,老杜的脸上终于露出欣慰的笑容。
    心系美丽洞庭湖,努力推出好作品
    美丽的洞庭湖有太多的故事,千年的历史让她令人着迷。老杜说,“希望能围绕洞庭湖,推出一首好歌、一台好戏,一场震撼的演出,让大家知道真正的岳阳,领略到岳阳的文化氛围,不要让外地来的游客一到地方就拍照,回去啥也不知道。这种走马观花式的旅游,不但让游客与春秋的楚文化、三国的赤壁文化擦肩而过,岳阳也失去了一次推动经济发展的机会。”
    在老杜看来,文化产业正在发生巨变,从以往的文化搭台往文化唱戏发展。在一次会议上,老杜听了岳阳市委书记刘和生关于将岳阳打造成“文化强市,旅游大市”的发言后,他更加坚定了自己的信心。“自周朝起,就有了楚国。经过六七千年的历史积淀,百十代岳阳人的劳动创造,一定可以让岳阳的旅游名片光辉闪亮。”
    为了推介岳阳,老杜一年内写了14首曲子,岳阳的人、景、民风、历史、文化,甚至连岳阳的黄茶都成了他的灵感源泉。在得知从岳阳走出的逐梦海天强军先锋的英雄张超的事迹后,他含泪写了一首《海天逐梦》,找来湖南理工学院音乐学院声乐副教授苗辉老师担任首唱,又实地走访英雄张超的高中同学和老师,根据2019年度湖南省五个一工程获奖作品、岳阳文化名家段华和罗筱波编剧的广播剧《逐梦海天》,改编成了话剧《张超》,准备在不久的将来,搬上舞台。这两年,老杜一心扑在文化事业上,前后已经累计投入了70多万元。一级作家段华在得知他的努力后,称赞他是“一个真正的文化志愿者。”  
    不过,也有人调侃老杜,认为他简直“疯了”,“脑壳进哒水”,是个 “哈星”。老杜笑而不语。他对笔者说:如果说出“我爱岳阳”这样的话,别人肯定会觉得我矫情,哈星就哈星吧,有句话说得好—— “千金难买我高兴”。
    0
    !我要举报这篇文章

    用户评论
    声明 本文来源:星耀快报,转载请注明出处。本站转载的其他来源的文章不代表本站完全赞同其观点或对其真实性负责。本文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予以删除!